您当前的位置:地方频道-内江   >  东兴区
出川入甘考察记——写在新闻巨子范长江诞辰110周年之际
http://www.newssc.org时间:2019-07-19 15:58来源:四川新闻网
手机看新闻:进入四川手机报 短信看新闻:订阅四川特快

四川新闻网内江7月19日讯(代显垠)6月30日,笔者自四川内江到成都新都,并于次日随汕头大学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内江师范学院范长江新闻学院、范长江纪念馆“重走成兰路,寻找范长江"联合考察组一行8人,乘坐绵阳某出租汽车公司张师傅驾驶的一辆12座中型客车出川入甘,进行往返共计9天、行程共约3000公里的追寻范长江西北行采访成都至兰州段足迹的联合考察。  

考察路线自四川新都启程,经彭州、广汉、德阳、绵阳、江油、梓潼、苍溪、剑阁、宝轮、姚渡,进入甘肃董家坝、武都、两河口、宕昌、岷县、卓尼、临潭、合作、临夏、东乡、永靖,到达甘肃省会城市兰州。之后返回合作,并经碌曲,进入四川诺尔盖、红原、黑水、毛尔盖、茂县、汶川、都江堰、郫都、成都,最后返回内江。

其间,笔者亲历范长江西北行初访受阻折返点彭州关口、江油红军文物陈列馆、江油红四方面军胜利纪念碑、范长江曾经地江油永胜镇新北村猪头垭及白石铺和大石堡、江油青林口古镇红军桥、江油重华烈士陵园、苍溪红军渡遗址及红四方面军长征出发地纪念馆、红军攻克剑门关纪念馆、甘肃宕昌哈达铺红军长征纪念馆(红军在此意外发现载有范长江《岷山南北剿匪军事之现势》文稿的《大公报》,并决定由此挥师陕北夺取长征胜利)、迭部腊子口战役遗址及其纪念馆、正在建设中的卓尼红色土司杨积庆故居(纪念馆)、黑水革命烈士陵园、中共中央政治局黑水沙窝会议遗址、红军长征毛尔盖会议遗址等等,并在兰州参与采访卓尼红色土司杨积庆之孙杨正。

其实,笔者曾于1994年8月5日至22日,自内江出发,经安岳、遂宁、南充、阆中、剑阁、江油、平武、王霸楚、杜鹃山、甘肃白水江熊猫基地、甘肃文县铁楼乡李子坝村、甘肃文县县城、四川南坪(现九寨沟县县城)、九寨沟、彰腊、川主寺、松潘、茂县、汶川、都江堰、成都回到内江(险些命丧旅途,惊险经历另记)。

因本次考察预定路线部份路段临时实行交通管制,我们只好临时改变考察路线。实际考察路线,与范长江西北行采访路线、红军长征路线、笔者当年历险路线,四者时而交织重叠。

笔者仅将此行追寻范长江西北采访成都至兰州段足迹作为重点加以概述一一

范长江外甥伍丕庆向导

我们这次出川入甘考察,恰巧遇上范长江外甥伍丕庆向导。

提到伍丕庆,得先提其祖父、范长江姑父和新闻启蒙老师伍心言。

伍心言,又名伍应奎,字星垣,1886年生于内江县松柏乡般若寺(现内江市高新区高桥街道办事处般若寺村),1972年病逝于成都。

伍心言16岁时考中秀才,20岁时考入四川通省选科师范文史科,1910年回内江县立中学任教,1911年受吴玉章举荐任内江军政署学务部长,1916年被省教育局委任为省立二中(现江油中学)校长,1921年与张澜、邵从恩等创办《辛酉日刊》并任总编辑,1925年任国民党川军刘湘部队秘书长。

1927年刘湘、王陵基等军阀制造重庆“3.31"惨案,时读中法大学重庆分校的进步青年学生范长江死里逃生,求助姑父伍心言避难数日,伍心言资助并掩护范长江乘船出川去武汉。

1929年,伍心言辞去刘湘部队秘书长职,任南京盐务署编译。时值内侄范长江求学上门请教,伍心言对范长江说:“你正在读书时期,应该埋头读书,头脑要冷静,读书要热心,知识要越丰富越好。读书时期不要急于发表文章,因这时发表的东西是未成熟的作品......平时要多做笔记,多剪辑报纸,可以想出许多方法,待今后有了本事,把自己一生献到要做的事业上去,才能成功”(引自中国新闻出版社《范长江传》第29页)。

范长江把姑父伍心言的指点和教导铭记在心,埋头读书,勤于思考,蓄势待发,终于成就新闻大业。

伍心言的孙子伍丕庆,按辈份叫范长江为大舅父。现年65岁的伍丕庆,自幼随其祖父伍心言从内江迁居江油,曾在《四川画报》社等单位工作,退而不休从事写作,屡有作品见诸报端。

这次作为“重走成兰路,寻找范长江"出川入甘联合考察活动向导的伍丕庆,一路给我们讲了有关范长江的若干故事,并将其于1994年12月11日《绵阳日报》发表的《伍心言与范长江》、2003年3月23日《绵阳日报》发表的《我的舅父范长江》、2000年11月8日《江油报》发表的《范长江与江油》等文稿样报,以及范长江亲笔手书“四川江油县李白纪念馆筹备处收”等字样的信封彩色复制件,以及将范长江姑父《伍心言传略》和伍心言照片等珍贵资料捐赠本人,或转范长江纪念馆存念,使笔者如获至宝,带回馆内收藏。

关口变通途

在中国共产党98岁生日这天,我们一行8人自成都新都桂湖启程,首站驱车前往彭州关口。

关口位于彭州过湔江翻越大雪山通往松潘的捷径必经之处。只见2010年元旦建成通车的关口大桥车流不息,对岸沿江走向的山脉高耸入云......

回想1935年7月初旬,范长江《成兰纪行》之《成都出发之前》的关口,湔江无桥,对岸山高,无法通行。范长江当年西北采访初行,意欲通过关口走捷径去松潘,追寻红军足迹,不料此路不通,只好望而却步,改道江油北进。

我们在关口大桥头合影留念,沿着当年范长江西北采访初行路线改走江油。

猪头垭、白石铺与大石堡

我们驱车行进在山间村道上,辗转来到江油县永胜镇新北村猪头垭。这个垭口因有巨石形似猪头而得名。当年范长江就从猪头垭经过。

翻过猪头垭,下面是由涪江筑坝而成的武都水库。当年红军徐向前部曾经驻扎和范长江曾经见过的白石铺,现已被2010年底建成的武都水库完全淹没得毫无踪影。

我们在当地村民指引下,发现位于水库岸边山崖的红军战壕遗迹,时隔80多年,快被泥土填满,并已长满荆棘。放眼望去,险峻的红军战壕居高临下,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俯视和控制着当年的白石铺和涪江对岸的敌人动向。

2009年4月19日,白石铺悬崖还曾出土1349支锈迹斑斑的半自动步枪,疑为上世纪30年代红军撤离时掩埋,现保存在江油红军文物陈列馆。

我们从此驱车前行近半小时,来到一个半山腰,只见对面半山腰的大石堡旁边,有座民房,这是当年的江油苏维埃政府所在地,现在还有一两户村民住在那里。若我们要到达那里,估什还需近半小时车程。时已不早,忙于赶路,只好作罢,悻然而返。

范长江当年路经当地没有公路和车辆,全靠步行高山险道,可想而知有多艰辛。他到此采写出《“苏先生”和“古江油”》,后再沿江而上,走向西北远方。其笔下的“苏先生"虚有其人,实指“苏维埃"同志。

范长江与松潘和毛尔盖

“扼岷岭,控江源,左邻河陇,右达康藏"的川西门户松潘,古称松州,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毛尔盖是松潘县辖镇名,因红军长征毛尔盖会议而名扬中外。

笔者原曾去过松潘,这次又去了毛尔盖,对坊间争议范长江 1935年7月26~27日在松潘住了两天,写出《松潘与汉藏关系》之后,离开松潘,没去毛尔盖,沿岷江西岸大道北进甘肃一事有了如此理解:

当年国民党军胡宗南部盘踞松潘,与驻扎100公里外毛尔盖的中央红军互相对峙。

当年汉藏关系紧张,国民党军胡宗南部和共产党领导的红军均以汉人居多。红军严格执行民族政策,汉藏关系颇为融洽。与此恰好相反的国民党军胡宗南部,不敢向红军驻扎地毛尔盖轻易冒进,只因其深知红军难以对付,又怕藏兵抄其后路,腹背受敌难以招架。

身为国民党统治区新闻记者的范长江,到达松潘,内心应想走捷径去毛尔盖。却因当时当地国、共两军对峙,境地危险,道路封锁,交通中断,根本无法通行!

加之范长江刚采访了胡宗南,获知国民党军某些军事机密。若范长江冒然闯关去毛尔盖找共产党领导的红军,可想而知他的严重后果:肯定会被胡宗南部视为奸细扣押起来,甚至难免没有生命危险。何况范长江当时对红军和红军对他都还互不知情与了解。

范长江知道:毛尔盖并非红军久留之地,他们一定北上甘肃寻求出路。

因此,范长江决定摆脱胡宗南部,免其疑心,捷足先登,北走甘肃,等待红军。

兰州采访卓尼红色土司杨积庆之孙杨正

7月5日,我们来到卓尼县木耳镇博峪村,见到当地正在修建卓尼红色土司杨积庆故居(纪念馆),大家深为这位受到范长江新闻采访和思想感染,后曾开仓放粮20多万斤支援红军长征,惨遭国民党军杀害的卓尼红色土司,受到当今政府重视和肯定,感到非常欣慰。

我们于当天在当地从杨积庆的曾孙女(即杨积庆长子杨坤之子杨世隆之女)杨素珍口中,得知她所知道当年范长江与杨积庆之间的有关情况。

次日,我们自卓尼专程驱车前往兰州,采访曾任卓尼县政府县长、甘肃政法学院组织部长兼公安分院党总支书记等职,现已退休养老的杨积庆的孙子(即杨积庆次子杨复兴之子)——杨正。

杨正告诉我们,他的爷爷杨积庆被国民党军杀害时,他的父亲杨复兴年仅8岁。他今生最大遗憾是未曾见过爷爷,长大后才逐渐知道爷爷杨积庆生前的一些事情,对爷爷很是崇敬。

范长江于1935年7月20日辗转到达甘肃卓尼博峪,与杨正的爷爷——时任卓尼土司、国民党地方武装岷洮路保安司令杨积庆一见如故,交谈甚欢。

土司是自明朝至民国推行的一种官职,相当于现时地市州级主官。杨积庆祖上受皇帝恩赐土司官职,至此已传承19代。时年46岁的杨积庆土司在他的土筑城墙官邸热情接待了范长江。

时年26岁、英俊潇洒、博学多才、能写会说的范长江,深受杨积庆土司赏识。范长江也对开明、慈祥的杨积庆土司尊敬有加。两人促膝交谈,相见恨晚。范长江在杨积庆土司官邸住了1晚,写出《杨土司与西道堂》之后,继续他的西北之行。

杨积庆在范长江离开后的20多天,迎来了长征到此的红军主力部队,为红军开仓放粮20多万斤,解决了红军的燃眉之急。           

杨积庆土司支援红军的义举遭到国民党军的强烈不满,致使其一家老少7人后来惨遭国民党军鲁大昌师指使卓尼叛军姬从周部残酷杀害。当时年仅8岁的杨正父亲杨复兴,目睹叛军杀害他父亲(即杨正爷爷)杨积庆等7名亲人的残酷暴行,不知杨复兴当时是躲在土司楼某隐蔽角落,还是及时被管家抱走,才幸免于难。

杨积庆不幸遇害后不久,拥护杨积庆土司的卓尼藏族10多个部落合力奋战,终于将罪恶叛军姬从周部彻底剿灭,拥戴杨积庆次子(即杨正父亲)杨复兴继任卓尼第20代土司,至新中国废除旧社会“土司制"为止。

后记

这次出川入甘考察,我们一行8人发扬范长江西北采访尊重事实、追求真理、不畏艰险、深入一线的新闻思想与工作作风,以及红军长征不怕流血牺牲的革命精神,尊老爱幼,团结互助。虽然路况较差、路途遥远和时间有限,但因车况较好、司机思想素质和驾驶技术都好,加之天气阴晴,免受自然灾害,虽然偶遇堵车,却也很快通行。总之一路顺安,终于圆满完成考察任务。

通过这次考察,我们对范长江采写出《中国的西北角》等新闻力作,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为下步继续“重走长江路,再访西北角”等活动开展积累了丰富的考察经验。

新闻巨子范长江的不朽杰作,激励着我们一代又一代后人,热爱国家、热爱民族、热爱和平、热爱生活,以“奔流的长江,奋进的力量”,为实现新时代中国梦而不懈努力、艰苦奋斗。

 

编辑:本网编辑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