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地方频道-内江   >  东兴区
内江市东兴区平坦镇柏林塆传统村落的奇闻轶事
http://www.newssc.org时间:2017-07-18 10:19来源:四川新闻网
手机看新闻:进入四川手机报 短信看新闻:订阅四川特快

“中国最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春节,最大的物质文化遗产是长城,那么,中国最大的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结合的产物就是传统村落。传统村落正在给我们‘打120’。传统村落是中华民族的文明载体,不能消亡。传统村落的保护与发展是中华文化传承中紧迫而重大的时代性的任务。”

“有些村庄的历史非常悠久,文化遗存和历史财富非常深厚,它就像一本厚重的书,但没等我们打开,就在城市化和城镇化的大潮中消失了。”

“在一方面加紧对传统村落实施整体保护的同时,也希望地方政府、社会各界和有识之士关注那些有历史文化价值、零散的历史民居的保存。我们既不能失去一只只从历史飞来的美丽的大鸟,也不能丢掉从大鸟身上遗落的每一片珍贵的羽毛。”

“我就是希望把中华民族的好东西留下来,不是我们享受,而是留给后代。”----摘自冯骥才语。(冯骥才,著名作家、书画家、民间艺术专家。现为中国文联执行副主席。)

四川新闻网内江7月18日讯(肖坤华)初夏时节,笔者走进内江市东兴区平坦镇的传统村落柏林塆,被她的文化遗存和深厚历史财富所吸引。据资深的当的村民讲,柏林塆的奇闻轶事更是值得探究。

神秘的玉皇庙

玉皇庙位于平坦镇十里村柏林塆传统村落内。据当地长者回忆,该庙约建于唐朝中期,占地约2000平方米。庙之宝顶飞檐,气势雄伟;石刻神像,木雕异兽,神态各异,驱邪扶正,栩栩如生。该庙被损毁于破“四旧”期间。

相传此庙曾烟火鼎盛,各路香客络绎不绝,只要在庙里许愿便能如愿,送子娘娘更是灵验。据该村落甘家大院中宁仰光(63岁,现系社长)介绍:“凡家中媳妇未生儿子,婆婆便在庙里许愿求子,第二年必有贵子出生,并且每求必应”。

按唯心说法,万物中,时间久远,必有灵气。解放后,破“四旧”运动如火如荼。当年的一青年积极分子刘洪发(为现十里村2组人)、刘兴志(为现十里村五组人)带头参与拆除玉皇庙行动。寺庙未拆完备时,刘兴志无故在家中自刎,刘洪发继而沦为疯子(间歇精神病人)。

庙拆,灵显。让人倍感奇怪的是:但凡刘洪发途经玉皇庙三公里内其病必发,三公里外即为常人;凡参与拆除该寺庙的人员,均有身体不适,或头疼、肚痛等现象,如主动到该寺庙前悔过后,病痛自消。

至今,玉皇庙虽已荡然无存,但当地人还保存着对玉皇庙神秘之处的敬畏。

水往高处流之谜

柏林塆传统村落由黄家大院、肖家大院、甘家大院三个院落组成,呈三角形状,地势梯次下降。农田水可从黄家大院分别流向肖家大院、甘家大院。一直以来,人们常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然而,在村落里,发生了这样一件神秘的事件:农田水到向高处流!

明国27年(1939年)大天干。相传当地头年种下的豌豆等农作物第二年被刨出来,仍为原样。庄稼颗粒无收,人畜饮水极度困难。某日,大雨滂沱,久逢甘露,旱情终得缓解。

令人感到神奇的是:村落中,黄家、甘家二大院农田水已灌满,人畜之用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唯肖家大院前之农田依然干涸,水井依然干枯,旱情如故,不得缓解。一段时间,肖家大院人畜饮水问题只能靠黄、甘二大院供给。

同一时间,同一天空,雨降同一村落,为何天降之水入肖家大院之地后荡然无存,无影无踪?其奥妙何在?至今仍是一个难解之谜。

然而,又有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怪事发生了。

一天深夜,月黑风高,鸡鸣狗叫,羊跳牛嗷。突然间,地动山摇,房屋震动,大雨倾盆。第二天,人们惊奇的发现:背对肖家大院右前方约1500米处,原本 “上高下底”的现在的黄牛土(土名),其地势变成了“下高上低”,并呈约30度向肖家大院倾斜,形成了一道天然水沟!这一天然水沟长约100米,直通现在的一口堰塘-----甘子堰(农田名)。

从此,凡天下大雨,雨水便会顺水沟流淌至肖家大院之堰塘中。从此,肖家大院农田方可屯水,人畜饮水之难不复存在!

水往高处流,或许是大自然之造化,或许是大自然之眷顾,它赋予了十里村柏林塆传统村落更多的神秘。

蝼蛄殉难化蝶飞

在东兴区平坦乡十里村柏林塆传统村落,流传着这样一个真实而难以解释的故事,那就是“蝼蛄殉难化蝶飞”。

蝼蛄,俗名耕狗、扒扒狗、土狗儿(西南地区)。

“我是亲自目睹了这一奇特的事件发生”,据目前53岁的该村落成员肖坤华回忆:1975年3月,他家响应政府号召打沼气,时因家庭劳动力缺乏,便请了当地石工及亲友帮忙,人工打造沼气池。该沼气池位于肖家大院右则的碾子坝旁,一颗百余年的核桃树下。其池至今犹存。

“当时我年龄还小,没事就爱去凑闹热。我还清楚的记得我大舅从石缝里打出了一对土狗儿(蝼蛄)”,肖坤华说,该沼气池上层为泥土,约1米左右出现了石固,且越往下,其石头越是坚硬。在其舅舅(陈克银,现年79岁,东兴区白合镇永康村1组人)打石头到地下约3.5米时,出现了惊人一幕。

在其岩石层中突然一处凸出,其舅舅及当时在池里劳动的人并未在意。陈克银通过石工的刚钻和铁锤将其凸石头打开后,只见该凸石下是直径约4厘米的一椭圆型石窝,石窝内光滑溜圆,清清洁洁,干干爽爽。其正中出现了一对鲜活的土狗儿(蝼蛄),其色金黄,身长约2.5厘米,双双平躺,静静而卧!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在场劳作者惊诧万分。

陈克银将其土狗儿(蝼蛄)取出地面,放置沼气池外。土狗儿(蝼蛄)阳光即死。死后,其金黄色逐渐灰暗,其身逐渐瘦小,约半个时辰踪影全无。后连续3日,人们却见一对蝴蝶绕着沼气池上空翩翩起舞…….。

坚硬的石头中为何躲藏着土狗儿(蝼蛄)?这对土狗儿(蝼蛄)又是怎样躲藏进这坚硬的石头中?为何该沼气池的上空后来会出现蝴蝶双飞的情景?是巧合还是偶然?这一让人感到百思不得其解的神秘事件,至今还在当地流传。

相关链接:

平坦镇十里村基本情况。平坦镇十里村9社位于该镇北部,距离镇政府约3公里,地理位置为东经105.07,北纬29.60,隶属于四川省内江市东兴区。该村东临白合镇幸福村,西接顺河镇,南与平坦镇成新村、聚源村接壤,北与柳桥镇涂大山村相连。幅员面积约5.8平方公里,辖11个社,社呈散点状分布,现有户数604户 ,总人口2809人,农村劳动力2300人。该村其主导产业为种植业。2016年,全村国内生产总值为3万元;其中第一产业2.1万元,所占比例为86.6%;三产业比值关系为8:15:0.5 ;村民人均年收入为3500元。 地形地貌:该村属于浅丘地貌,海拔286 - 301米。气候:该村地处亚热带温润季风气候,年平均气温约27.5  ~ 31度,年均日照5.6 小时,降水充沛,年降雨量335mm,少有暴雨水灾。无霜期约280天,霜雾期较短。主导风向为西北风。水文:该村水文条件较好,村内有1条河流,即十里村小河。该河起源于十里村五社,自西北至东南从村落穿过。土地资源:全村有耕地约2700亩,森林覆盖率约为52%。 植被:村内植被种类丰富,以柏树为主的针叶树居多,动物:村内动物资源一般,以家禽、家畜居多。

柏林塆传统村落基本情况。东兴区平坦镇十里村共11个社,幅员面积约5.8平方公里。柏林塆(肖家大院)位于该村9社。以柏林塆(肖家大院)、黄家大院、甘家大院“三大院”形成传统村落,房屋占地面积约10000平方米。其中,柏林塆(肖家大院)古院落始建于约1808年,距今近200年历史。院落建筑风格:属木质串架结构瓦房,房屋形状为四合院,分上、下两厅,左右厢房,四面相围,内有天井,现残存共计房屋10间。该古建筑依山而建,错落有致,掩映于丛林绿树之中。院落地理位置:“背山面水,龙虎绕抱,明堂广阔,水聚天心”,从风水角度,状似 “五马归槽”。 院落文化底蕴:柏林塆(肖家大院)曾有1名武状元,1名翰林学士,1名督学。据不完全统计,至今该院落肖氏家族共五代人从事教育。目前尚有22人工作在教育站线。东兴区平坦镇十里村柏林塆(肖家大院)传统村落已于2017年3月被列入四川省第四批传统村落名单。

柏林塆传统村落目前现状。近200年历史风霜,柏林塆传统村落经历了发展壮大和繁荣,特别是肖氏族人人丁兴旺,老屋不能满足需要,部分族人搬出肖家大院立业散居。肖家大院一直保留到建国以后,其貌犹存,尚属完整,是不可多得的典型的川南民居风格,有较大的保存价值。但历经土地改革、大跃进、十年文革,虽现仍在使用,但因年久失修,自然灾害、城镇化的加快等诸多因素,古老建筑已严重损毁,院落房屋已面貌全非,农耕文化日渐消失。现急需修葺,恢复原样,留住传统文化之根,留住这浓浓的乡愁!目前,东兴区委区政府、区住建局、平坦镇人民政府高度重视,平坦镇人民政府已成立由镇党委书记为组长、镇长为副组长的“平坦镇十里村柏林塆传统村落领导小组”,落实了专人,具体负责传统村落的申报、协调、规划编制等工作,正准备邀请有资质的规划编制单位和专业人员进行规划编制,争取上级补助资金,尽快实施平坦镇十里村柏林塆传统村落的保护和整治工作。

历史沿革。柏林塆院落系肖祖国泰公之后肖柏林所建。国泰公系肖氏 “九公(明、成、政、治、汉、氏、江、山、统”公)中二房“成公”之后,从原居胡广省麻城县孝感乡(现湖北省孝感市)、小地名“猴子田”移民而来。明末张献忠率部起义,初则搅乱川陕边境,后则涂毒西蜀,蜀人无辜被其屠杀者,不知凡几,俗号天府之四川,变成凄凉之荒地!肖祖国泰公率家西上来川,辗转择居于“马蹄嘴”(现平坦镇十里村八组)。曾家兴人旺,散处四方,近者鸡犬之声相闻,远者互不明其姓氏,交情往来日渐疏远。建邦、建(鑫)等诸前辈目睹此情,不甚伤感,乃邀家族亲人积钱投资,买部分土地出租收金,累计储存,于明国三年(公元1914年),成立“国泰公春分会”。会址设现平坦镇十里村八组“马蹄嘴”。每逢清明时节,凡国泰公以下的肖氏家族均聚于此,为老人上坟祭奠,谈历史,说当前,望发展,增进友谊,发展情缘。

建制沿革。民国元年(1911)至民国七年(1918),柏林塆隶属柏沙里。 民国十九年(1930),柏林塆隶属保卫团;民国二十九年(1940),柏林塆隶属华山乡;民国三十一年(1942),柏林塆隶属华山乡公所;1955年4月,柏林塆隶属华山乡;1958年,柏林塆隶属华山公社;1968年,柏林塆隶属黎明公社(向阳公社);1984年,柏林塆隶属白合区华山乡;1989年至今,柏林塆隶属东兴区平坦镇。

修建沿革。第一阶段: 清中期初择地建院,修建四合院供家人居住,将四合院分与各家各户,自行使用。第二阶段:建国后。

柏林塆肖氏家族历史教育成果。据残存的《肖氏家谱》及老人回忆,柏林塆肖氏家族,在约1807年-1947年近150年中,共有3名举人,1名武状元,1名翰林学士,1名督学。其中,第四代前辈肖兴铨,举人(字文聪,号大海,约1807年生、1865年卒);第五代前辈肖建安,举人(字文宏,号尚品,约1831年生、1895年卒);第五代前辈肖建芳,举人(字文廉,号崇国,约1853年生、1903年卒);第五代前辈肖建成(字忠雨约1870年生、1924年卒)武状元,皇上正义子,被封太岁太保;第五代前辈肖顺昌(字海兰,约1876年生、1908年卒)清末翰林园学士。第六代前辈肖顺丙(字祝安,约1894年生、1947年卒),曾任原内江县督学。

柏林塆肖氏家族现代教育成果。据不完全统计,时至今日,柏林塆肖氏家族共五代人教书。近40年共约22人从事教育(其中高级教师21人),培养教育学生超10000人。据不完全统计,仅肖顺国、肖乾忠(二者系叔侄关系,在原东兴区白合镇华山初级中学从事教育长达42年)所培养学生不低于5000人,其中,刘玉成,原外贸部海运司副司长;肖坤明原资阳市国资局局长;李常禄,企业家,现为四川内江市商会常务副会长;陈久玉,现青海省政协委员,西宁市政协副主席。

川南名居风格。柏林塆村落坐落于内江市东兴区平坦镇十里村,始建于清末民初,属典型的传统民居。柏林塆村落选址于十里村小河河畔,“身子山”下,依托平坦地势,坐南向北,靠山而居,由先辈肖柏林筹资修建,建筑(含院坝)占地面积约2800平方米,建筑风格为四合院,属木质串架结构瓦房,四合院,分上、下两厅,左右厢房,四面相围,内有天井,大小房间68余间;工期前后持续2年。肖家大院建成后,此院便以修建人肖柏林命名为柏林塆。

建筑大气风格:院落正面为木质串架结构墙体,厢房、后院也为采用木质串架结构;木檩、木槅子小青瓦斜屋面,瓦屋脊;正面居中木质双扇朝门(正大门);石级台阶与宅外大路相连。堂屋正中设有列祖列宗神位(香火)。堂屋屋脊图案则是“二龙抢宝”,屋脊中央一圆球,左右两条巨龙一字排开,四眼对视圆宝。堂屋两侧均有门,门的上方呈半圆形,并雕刻孔雀图案。左右厢房的中间有一走廊,将其分成若干小房。每个房间通风采光良好。前厅的大朝门和正堂屋一般大小,大门由两扇门组成,两个门神守护着肖家大院。左右厢房的屋脊中间则是金锭(即翘角宝)图案,两只鸽子相依,寓意和气生财,和平相处,繁衍生息。下厅屋脊呈椭圆形,形似“帽子”,左右两边均为“顶子”,寓意 “书香门第”。

选址格局。以柏林湾古院落为中心,与黄家古院落、甘家古院落相对集中为三个民居建筑聚落,形成柏林湾古村落。十里村小溪一段于村落前方横流而过。数百亩水稻良田、耕地环绕着柏林湾古村落,与周边山脉、森林、道路,组合为一幅天人合一的人间美景,体现了古人“择地而居”的选址理念。

村落环境。柏林湾古院落三面环山,坐西向东。古风水文化将后山称“靠背山”,左右二山嘴为“扶手山”,形成“椅子”状。柏林湾古村落分布三面环山居中的小平地,又相对集中为三个民居建筑聚落,山环水抱其村落,青石小路蜿蜒于房舍之间,自然之美与人居理想在这里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彰显和完美统一,是农耕文明的理想之地。站在高高的“靠背山”上俯瞰,出现在视野中的河流、树林、田园、炊烟、阡陌、小路,还有犬吠、鸡鸣,无不让人产生温馨田园的感受,颇具“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的诗情画意。

结构机理。柏林湾古院以院前中心良田为核心,如扇形八卦,向外扇形辐射。大院后山体处西南方,坤卦,其五行属土;十里村溪流横流东西方向,左前方以乾卦做青龙、高耸挺拔,右前方以巽卦做白虎、低伏蜿蜒,以艮卦方大片农田为堂,视野开濶而水聚天心。恰合“背山面水,龙虎绕抱,明堂广阔,水聚天心”的上好风水格局。柏林湾古村落内有5个小山嘴,似5匹“马头”伸向“食槽“饮水。因坐落位置独特,其地势特点被古风水文化称为“五马归槽”。

编辑:本网编辑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