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地方频道-内江   >  范长江专题报道
少年范长江出走赵家坝轶闻
http://www.newssc.org时间:2017-03-21 15:11来源:四川新闻网内江频道综合
手机看新闻:进入四川手机报 短信看新闻:订阅四川特快

四川新闻网内江3月21日讯(刘云松口述 代显垠整理)一九二二年深冬的某天,阴雨初晴,寒风刺骨。四川省内江县田家乡(现内江市东兴区田家镇)赵家坝,一根正垅大田坎上,竹杆晾晒满了当地祖传大户范云庵(又名范昌光)家的红苕粉条。一个来自附近、衣衫褴褛的小男孩,正在捡拾掉落在地的短节粉条,忽然不慎掉进冬水田里,顿时全身湿透,急忙爬上田坎,冷得直打哆嗦!

范云庵年仅十三岁的大儿子范长江(原名范承全、范睦,字希天),当时正在田家小学(现田家中心学校,又名范长江小学)二年级读书放学回家,恰好见此一幕,忙跑过去,脱下自己的外衣给全身湿透的小男孩披上,并顺手从竹杆上扯下一大把粉条,塞给小男孩,催他快回家!

范云庵雇请的管家见此情景,上前制止范长江帮助小男孩,范长江与管家顶嘴说:“这是我的家事,你管不着,我愿把粉条给谁就给谁!”

管家一气之下把这事告诉范云庵。曾任封建军阀队伍连排级军官、时任县马路局职员的范云庵性情暴燥、不大顾家,大儿子范长江与他说话总是抬杠,父子关系较为紧张。范云庵因此而得怄气伤肝,早就想教训一下范长江,听管家一说这事,顿时火冒三丈,回家二话不说,抓住范长江就是一阵暴打,并痛骂范长江:“……你跟我滚出去!”

“滚就滚!……”倔犟的范长江挣脱父亲的手,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

范云庵沿着范长江出逃的方向追了很远很远,也未能追上范长江,归来气得捶胸顿足……

范长江与父亲范云庵每次闹别扭,都由母亲郭玉瑞出面调和。范长江知道,他只有认真读书,离开赵家坝,才能摆脱父亲束缚。他刻苦学习,成绩优异,两年学完小学课程。

一九二三年秋,范长江考入县立内江中学(现内江一中,又名范长江中学),一九二六年春转至省立资州中学(现资中一中),一九二六年冬到重庆,就读吴玉章先生创办的中法大学重庆分校。

一九二七年三月三十一日,范长江参加中法大学重庆分校学生爱国运动,遭到四川军阀刘湘派兵镇压,当天死亡四百多人,受伤一千多人!范长江头部被木棒击昏倒地,醒来爬出尸堆,后被在重庆做刘湘部队参谋长的姑父伍心言暗中搭救。

未满十八岁的范长江困于重庆时,有这三条路可走:一是听从深受封建思想影响、与自己格格不入的父亲安排和催促回到家乡内江与表姐订婚,但这路绝不能走;二是依靠姑父的权力在重庆谋个职业平淡生活,可他不甘平庸,此路也不能走;三是走出四川重庆,到当时的革命中心湖北武汉参加反帝爱国斗争!——范长江机智地选择并走上这条把他个人命运和国家民族命运紧密相联的光明大道。

范长江在离开重庆去武汉之前,回了一趟家乡内江。由于他与父亲志趣不投、言语不合,在家没待两天就再次负气出走……这一走,走出一个大记者来!

直到解放初期,已成全国著名新闻记者和新闻界卓越领导人的范长江,再次回到家乡省亲,并做过赈救家乡饥民等诸多好事、实事。

当地百姓一直这样传颂范长江:从小就是一个惩恶扬善、爱憎分明的好孩子,天生就是一个同情穷苦人命运、敢于摆脱封建思想束缚的叛逆者和革命者! 

说明:口述人刘云松,男,赵家坝人,现年80周岁,曾见过解放后回家乡省亲的范长江,并为病故的范长江父亲范云庵改葬“筋骨”陶罐,其长辈曾为范长江父亲范云庵所雇长工,本故事据刘云松的长辈流传整理。

代显垠:内江市东兴区田家镇赵家坝范长江纪念馆工作人员。

编辑:本网编辑
分享按钮